外媒:中美两军就“管控危机”开视频会

日期:2021-01-11/ 分类:万象

参考消息网10月31日报道 据路透社北京10月29日报道,随着中美这两个军事大国今年在南海的紧张关系不断加剧,以及美国否认有关美方可能会发动无人机袭击的报道,中美两军28日和29日举行了危机沟通工作组视频会议。

报道称,距离美国大选还有几天的时间,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和国务卿蓬佩奥正在出访亚洲,敦促该地区的国家与美国合作以应对中国构成的安全威胁。中国则批评这一立场是冷战思维与零和博弈。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美方正在研究一项计划,打算在特朗普总统选情出现不利时,使用MQ-9攻击型无人机袭击中国南海有关岛礁。中国国防部发言人吴谦10月29日表示,近日,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通过军事外交渠道专门就此作出澄清,表示有关报道与事实不符。

吴谦说,埃斯珀说“美方无意对华制造军事危机”。

“我们要求美方言行一致、信守承诺,切实采取措施,停止在中国当面海空域的军事挑衅行动。”他说,“任何人如果胆敢在海上挑起冲突,中方将坚决予以反击。”

吴谦表示,中美两军将于11月中旬以视频会议方式开展2020年度中美两军人道主义救援减灾研讨交流活动。年底前,两军还将举行海上军事安全磋商视频会议等。

据报道,五角大楼没有透露埃斯珀是否参与了这些会谈,但表示这是一个制定原则的机会,以“预防和管理危机,降低军队面临的风险”。

10月29日下午,国防部举行例行记者会,国防部新闻局局长、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大校答记者问。李晓伟 摄(国防部官网)

【延伸阅读】澳智库:中美在亚太实力差距大幅缩小

参考消息网10月20日报道 境外媒体称,澳大利亚洛伊研究所近日公布的最新年度报告表示,中美在亚太实力差距大幅缩小。

美国声誉严重受损

据英国《卫报》网站10月18日报道,洛伊研究所的亚洲实力指数显示,美国仍是印度洋-太平洋(601099,股吧)地区的头号大国,但它过去一年在该地区的地位相对下降幅度最大,部分原因是处理新冠疫情不当造成声誉受损。

报道称,这家总部设在澳大利亚的外交政策智库当天公布了该指数最新年度报告。报告称,尽管中国这个崛起中的大国仍排名第二,但据信它将在这个10年末赶上美国。

亚洲实力指数项目负责人埃尔韦·勒马耶说:“今年,我们看到权力转移加速,但驱动因素实际上更多的是表现不佳,而非其他原因。这是疫情的一个直接后果。”

报道称,这个年度指数根据26个国家和地区所拥有的总体实力而对它们进行排名,旨在提供关于在快速变化的印太地区影响力变化的概况。

根据最新报告,百年一遇的新冠疫情意味着各国政府和社会“现在面临一场由公共卫生挑战、经济挑战和战略挑战构成的‘完美风暴’,其状况在一年前几乎无人想象得到”。

报道指出,虽然权力转移“在战时之外只是缓慢发生”,但疫情引发了“逐底竞争”,印太地区18个国家和地区在2020年经历了相对实力的重大下滑。在该指数涵盖的8个类别中,除一个之外,美国得分全都下降。

报道注意到,排名最靠前的国家仍然是美国,紧随其后的是中国,但美国领先中国的总体优势在过去两年里缩减了一半。

排名表上接下来是日本、印度和俄罗斯,但这3个国家的得分也有所下降。

报告警告说,在印太地区所有国家和地区中,印度经济因疫情造成的损害而失去增长潜力的幅度最大,这意味着“印度作为未来与中国势均力敌的竞争对手的地位变得不那么确定了”。

报道还指出,由于中国经济预计将以高于其他主要经济体的速度复苏,中国将巩固其在该地区的经济中心地位,而美国经济在亚洲的相对重要性将下降。

报道认为,中国有望在10年内缩小与美国的总体实力差距。

中国地位稳步提升

据香港《南华早报》网站10月18日报道,根据一项新的亚洲实力指数,美国对新冠疫情的应对加速了它相对于中国实力优势的下降,这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差距自2018年以来缩小了一半。

报道称,澳大利亚智库洛伊研究所发布的年度指数显示,虽然美国在该地区继续独占鳌头,但它2020年的相对实力下降幅度是所有国家和地区中最大的。

今年是该指数第三年发布,2020年指数使用8个类别128个指标对26个国家和地区进行排名,这8个类别包括经济能力、经济关系、军事能力、防务网络、外交影响力、文化影响力、韧性和未来资源。

报道指出,美国在经济关系、经济能力和外交影响力方面的实力下降最严重,疫情对该国声誉的打击超过其他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

洛伊研究所亚洲实力指数项目负责人埃尔韦·勒马耶说:“结果有力地提醒人们,世界舞台上的合法性和领导地位始于领导人在国内的治理能力。它同样证明了未能很好发挥全球领导作用的后果。”

他说:“到下个10年,不均衡的经济复苏将改变全球主要参与者之间的实力分配。尽管疫情带来了冲击,但中国经济反弹的速度比其他任何主要经济体都要快。据预测,中国经济2020年将实现增长,而美国和日本分别到2024年和2027年才会恢复到2019年的经济活动水平。”

报道表示,中国在今年的指数中得分76.1,与去年一样居于第二。这个崛起中的大国在文化影响力、军事能力和经济关系方面取得了进步。洛伊研究所称,中国从疫情中迅速复苏,这令它可以在未来几年提升自己在该地区的地位。

(2020-10-20 11:30:53)

【延伸阅读】外媒:中美“新冷战”是伪命题

参考消息网9月1日报道 葡萄牙《公众》日报网站8月30日发表题为《中国VS美国:虚假的“新冷战”》一文,作者为豪尔赫·阿尔梅达·费尔南德斯。文章摘编如下:

随着中美紧张关系加剧,关于“新冷战”的讨论越来越多。几年前,俄罗斯和西方各大国之间“冷战”的回归一度成为热议话题。但今天的俄罗斯已经不再是苏联。从2018年开始,分析人士将该议题中的俄罗斯换成了中国,再次寻求与20世纪的冷战进行类比。事实证明,今天的世界已不再是上个世纪的世界。这是后互联网时代,军备竞赛主要在技术和人工智能领域展开。新竞赛的结果是一个巨大的未知数,而新冠病毒进一步“感染”了冲突。

过去20年中的一个伟大事实是中国的崛起及其与美国间竞争的日益加剧。在此期间,两大经济体相互渗透,以至于分析人士提出了“中美国”这一概念来形容两国的超级融合。

白宫的国家安全战略将中国描述为主要战略竞争对手。

其中的原因是结构性的。如果拜登赢得大选,美政府的风格将发生变化,与盟国的关系也将发生重大改变,但与中国间的问题仍将存在。

“新冷战”的想法似乎很诱人,但同时,这也很危险:与那些手握“旧世界”钥匙的人之间发生新冲突的风险。中国是一个比苏联强大得多的对手,而且截然不同。困难在于将一场仍处于萌芽状态的冲突理论化,同时还需将竞争和相互依存结合起来看。

这场辩论基本上是一场源自美国的辩论,涉及历史学家、战略分析家、新闻工作者和政治家。四篇文章标题足以说明我们的主题:战略分析师罗伯特·D·卡普兰的《新冷战开始了》;政治学家扎卡里·卡拉贝尔对此并不认同,并撰文《与中国间没有冷战》;史蒂芬·李·迈尔斯和保罗·莫祖尔在《纽约时报》发表了题为《陷入“意识形态螺旋”——美国和中国迈向冷战》的文章;政治学家斯蒂芬·沃尔特则撰写了《我了解冷战,这不是一场冷战》一文。

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主席理查德·哈斯撰文称:“我认为我们不会陷入新的冷战。”他表示,中美两国经济上的“脱钩”在高科技领域等高度冲突的特定领域是很有可能发生的,但两国相互依赖是遏制冲突的一大因素。“令我担忧的是,军事冲突事件将升级。我今天比6个月或一年前更担心这一点。”他指出。哈斯认为,有必要就亚太双边关系进行“真正的战略对话”,“最重要的是,我们需要沟通,需要特别的沟通渠道”。

资料图片:2020年7月15日在美国华盛顿拍摄的白宫(图片来源:彩色通稿)

(2020-09-01 18:38:12)

【延伸阅读】西媒称中美争夺国际军用无人机市场 中国无人机“很诱人”

参考消息网7月15日报道 西班牙环球网站7月13日发表伊万·希门尼斯的文章,称在军用无人机世界中,中国正成为美国的主要竞争对手。今年,特朗普政府已开始采取措施重新解读《导弹技术控制协议》。此举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在那些选择购买中国无人机的国家“收复失地”。文章摘编如下:

人们对美国无人机打击武装组织成员的消息已经习以为常。MQ-9“死神”和MQ-1“捕食者”等美制攻击型无人机的名字早已在国际新闻中为公众所熟知。但事实上,与其他许多领域一样,在军用无人机世界中,中国正成为美国的主要竞争对手。

让我们看一看具体的案例。中国无人机在海外战场的首次亮相要追溯到2015年,在美国无人机一直占主导地位的伊拉克。当时,巴格达政府使用中国无人机攻击了该国北部的“伊斯兰国”组织阵地。

阿联酋和伊拉克等国家使用中国无人机并非传闻。这被解读为国际军用无人机市场发生的一种变化。巴塞罗那大学政治学教授恩里克·卢汉指出,在中国无人机出现之前,军用无人机的“出口一直由美国和以色列主导”。

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提供的军用无人机出口数据显示,从2008年到2018年,中国的地位不断攀升,直至成为全球第三大军用无人机出口国。

卢汉指出,自20世纪90年代后期起,中国的武器工业开启了现代化进程,这是解释中国无人机研制迅猛发展的第一个原因。他说:“中国出口的武器装备在技术上与西方国家的一样可靠。”

资料图片:美空军MQ-9“死神”攻击型无人机挂弹飞行。(美空军官网)

资料图片:中国“彩虹”-5攻击型无人机。(美国雅虎新闻网站)

中国军用无人机的出口“王者”是CH-5(“彩虹”-5)型。它是美国MQ-9“死神”和以色列“苍鹭”TP无人机的有力竞争者。

根据CSIS的数据,CH-5的售价约为800万美元,仅为美国“死神”无人机的一半。因此,尽管中国无人机的技术指标稍低一些,但出色的性价比使中国产品成为外国军事采购的诱人选项。

在中国开始于国际无人机市场上崭露头角之前,美国和以色列一直不太愿意向各国出售其具有军用潜力的无人机产品,因为它们担心一些国家的政治动荡会导致美国或以色列的无人机系统落入潜在敌人的手中。

其中一个遭到美国拒绝出口的国家是伊拉克。正是在2015年,巴格达转向了北京,采购了3架CH-4B(彩虹-4B,“彩虹”-5之前的型号)。

除了对潜在盟友的某些疑虑外,与其他军事装备相比,美国在无人机出口方面也受到了更大限制。《导弹技术控制协议》在航程和载荷等指标上限制了美国无人机的出口。

中国在这一市场上的实力促使华盛顿考虑改变其在军用无人机出口领域的理念。

今年,特朗普政府已开始采取措施重新解读《导弹技术控制协议》。此举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在那些选择购买中国无人机的国家“收复失地”。

(2020-07-15 09:50:20)